2015•新年随笔_陕西省林业调查规划院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林业风采 >

2015•新年随笔

时间:2015-04-03 09:15输入:院办公室 www.sxlyghy.com 点击:
  厚重的雾霾模糊了街角的轮廊,为了赶上早晨8点15分的火车,我特地起了个大早,拎着皮包,拉着拖箱,冲向火车站,就这样匆匆踏上回家的归程。每次回家的路都是漫长的。随着火车的前行,我盼归的心情也愈发地强烈,于是也越发的躁动不安了。距离上次回家已近数月有余,不知母亲的额头是否又增加了不少白发,不知父亲的面颊是否又平添了几道岁月的“伤疤”。随着内心的游离,我望着窗外擦肩而过的景色。北方的冬天就着这样的干燥而又清冷,往日的万象生机,随着寒意的亲临,已衰败的不堪入目。漫无边际的杂草与枯木在一望无垠的原野上,随着狂舞的寒风,肆意地摇曳着身体。突然,一缕熟悉的沙丘闯入我的眼帘,作为大漠边缘长大的我,每每看到沙丘,就似乎嗅到了家的味道。随着火车的一声长笛,结束了我回家的征程。刚出车站,就看到月台上不远处父亲的身影。
  又是一年万家灯火团圆夜,又是一度鞭炮齐鸣绽放时。时间过得真快,还曾记得儿时的自己,对过年的那份期盼,还曾记得因为奶奶多给了哥哥几块压岁钱而那般委屈的模样。转瞬即逝,奶奶去世已近5个春秋。而我,也是个待嫁闺中的大人了。
  其实,对于中国的春节,最重要的莫过于除夕之夜,在家中享受着新春的味道,闻着年味的芬芳,沐浴着亲情的洗礼,感受着家的温馨。
  比起南方的除夕,北方的气氛更浓烈一些。人们都会很早起床,开始有条不紊的筹备着、一丝不苟的准备着。做事的风格一般遵循的是由外而内、辞旧迎新的步骤。先打扫院落、擦玻璃、贴春联、挂大红灯笼,然后才收拾房间,把灶台的灰尘扫个干净,将房间墙壁的尘埃清扫一番,最后,在墙上挂上新的挂历的壁纸,在卧室换上新的床单和被罩,在客厅也会或大或小或多或少地添置几件新的家具。最不可忽视的就是厨房了,那里早已堆了不少蔬菜。大概午后2点之后,一切都收拾妥当。全家的焦点和做事的重心就全集中到厨房了。我一般会帮母亲打打下手,比如摘个菜什么的。一年在外的哥哥则会陪着父亲唠唠家常。而此刻的母亲是最忙碌的,她会将洗好的菜,全部切好,堆在大小不同颜色各异的碟子里面,将做好的各类肉食也从冰箱里面拿出来,分门别类的放在不同的盘子中。大概,下午5点多,母亲就打开炉膛,加旺炉火,用娴熟的手法,魔法似的将碟子里的各种菜肴变成各种可口的饭菜。此时,哥哥会帮着母亲将做好的饭菜端上餐桌。每年除夕的下午6点左右,是我家开年夜饭的时间,那时的天空,已落下了薄薄暗幕。全家围着餐桌,开始品尝着母亲精心准备的饭菜,我和妹妹会举起酒杯对渐渐年迈的父母送上我们最真挚的祝福。对于北方的男性,对酒多会有种特殊的情怀,所以,每年的年夜饭,我多会看到,哥哥陪着爸爸喝酒的情景。也许这就是父子情深吧?反正我一个女儿身难以体会。吃完年夜饭,年迈的母亲渐渐有些体力不支了,清洗餐具自然就成了我和哥哥的事情了。每年的春节晚会,我们都不怎么观看,大概是节目本身的缘故亦或是母亲酷爱打麻将的缘故吧?于是,打麻将成了我家独特的年夜庆祝方式。(评估中心刘文会 供稿)
 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